“落场版”球衣,啥意思,简单说,就是球员们赛后直接脱下来的比赛服,没洗过,带着“汗味儿和DNA”。早听说过国外有球迷专门收藏这种“落场版”,认识天津这位收藏达人白杨却实属偶然。

白杨年纪不大,28岁,从1999年磨着爸爸四处“托人”得到了一件张效瑞的“落场版”比赛服至今,专注收藏17年,高质量、有代表性的藏品有近两百件,这个“终生蓝白”,去年被泰达俱乐部授予了“终身荣誉球迷”的称号。

不过这次,他真正走入外界视线,还是源于于根伟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赠送今年老甲A“落场版”比赛服的活动。那次活动,要求参与的球迷上传自己照片,白杨的妻子王山山上传了自己和“一堆泰达队比赛服”的合影,让于根伟都很惊讶,直说天津能有这样的球迷,太可爱了,除了满足白杨“把自己收藏的根伟比赛服送来补上签名”要求之外,个人还送了白杨一件球衫、一双球靴,而且应白杨要求,找的都是“用过的”。

机缘巧合能和自己的偶像接触上,白杨也特别惊喜,他从1996年才8岁时就喜欢于根伟,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了。当年,白杨忽然爱上了足球,觉得自己得去看球,穿着和天津球队一样的衣服去看!在别人的指点下,他去了当时位于鞍山道上的球迷用品商店,花75块钱买了一套“球迷版”的天津队服,店里告诉他,可以免费烫号码,说“要不给你烫个20号吧,20号叫于根伟,年轻,踢得好”,那是白杨第一次听说于根伟的名字。

近些年来,白杨为了收藏于根伟的“落场版”比赛服,可是没少花心思,不过到现在,他还有两个心愿没有实现。第一,是他想得到根伟2005年效力泰达最后一个赛季的比赛服,衣服在谁那里,他已经知道了,也和对方取得了联系,给人家开了个“大价码”,很可惜,对方并不是藏家,告诉白杨根本不是钱的事儿,确实衣服忘了放在哪里了,什么时候要是找到,一定第一时间联系白杨。第二,是他想得到根伟2001年打进确保国足进入世界杯那一球的“落场版”,费尽周折他知道了衣服在一个沈阳藏家手里,他给那件衣服开了“更大的价码”,可是人家也回复说不是钱的事儿,就是现在不想转让,白杨只能跟人家说,万一哪天想出手了,别考虑别人,直接找他就行,他志在必得!

白杨记得很清楚,第一次为此花钱收藏是2007年,花600块钱,从一个比他大几岁的球迷朋友那里,买了一件谭望嵩的比赛服。2008年,白杨去英国留学,在那里,他除了感受到了丰富的足球文化,更对收藏“落场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而真正第一次花大价钱用于收藏,也是在英国边读书、边打工“兜儿里有了活络钱”之后。

有一次,他在网上看到,有个藏家有一批很珍贵的比赛服转让,其中包括若干天津队比赛服,就赶紧联系对方。在联系的过程中,被一位深圳藏家捷足先登了,白杨又转而联系这位深圳藏家,拿出极大的诚意感动对方,在自己休假回国期间,约在天津见面。

后来,白杨用自己打工攒的三万两千块钱,从那位藏家手里得到了左树声在荷兰时的比赛服、在天津队当队长时的比赛服,还有两件于根伟的比赛服、两件孙建军的比赛服,以及其他几件天津队员比赛服。“还有一件左树声在国家队当队长时的比赛服,人家说什么也不给我,前两年忽然听说他两万五千块钱出手了,有时候我总想,左指导能把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几件比赛服送人,送的一定是好朋友,后来在市场上这样高价交易,左指导要是知道了,也许会伤心的。好在有两件在我这里,我就好好收藏着吧!”

专注“落场版”十几年,白杨也有很多遗憾,除了根伟那两件未得的,还比如2011年泰达队足协杯夺冠是那么完美,但是直到今天,他也没有一件那场比赛的泰达队“落场版”。至于原因,有点特殊:“那场比赛,没有专门的比赛服,就是平常的比赛服,在袖子上粗针大线缝上个足协杯的标志,那个标志,还因为一些原因,被中国足协弄得贴贴改改了两回。不管是泰达还是鲁能,比赛一结束,所有收回的比赛服,肯定都把那标志扯了,即使后来再被藏家收藏,也没有明显的足协杯特征了,除非真是球员退场时递给谁的,才能称得上是泰达队夺冠‘落场版’。”其实还真有那么一件在藏家手里,而且还是进球功臣于大宝的,可是对方不肯转让。

白杨的收藏里,天津哪里有卖球衣的还有一件切赫的“落场版”和两副切赫的手套,那件比赛服,是一位认识的切尔西老球迷送他的,而那两副手套,则都是切赫赛后亲手递给他的,因为白杨总买球门后面的票,和妻子一起去看切尔西比赛,一来二去,切赫记住了这两张东方人的脸。前几天白杨特地送了一副切赫的手套,给在根伟俱乐部接受培训的一位小守门员,希望能对孩子是个激励。

其实收藏只是一方面,真正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白杨对每个赛季比赛服、每个球员个性化习惯那种几乎“深入骨髓”的熟悉,举一例——在外界印象中,2010、2011、2012三个赛季,泰达队的美津浓比赛服是一模一样的,可是白杨说,不对,面料、货号、洗标等等细节的区别很多。

“好多外援赛前爱在胸口涂一些东西,所以他们的比赛服的胸口部位总有印迹……咱们的球员也有个性化习惯,比如李玮峰从不穿长袖比赛服,队里要求穿长袖,他也总随手剪了,那么鉴别真伪就简单了,对照比赛图片,看衣服剪的痕迹呗……另外,有的球员爱穿大码比赛服,有的球员爱穿更合身的比赛服,所以有关他们相应号码的‘落场版’,尺码信息也得对,比如当年的刘云飞,他的比赛服,有些是有补丁的,这也是鉴别信息……”白杨讲的这些,即使再精通足球、了解泰达队的人,恐怕也不知道。

白杨家有个专门的衣柜,用于存放他的这些宝贝,得定期通风、晾晒、除湿,近十年的比赛服,他才肯叠起来装袋,再之前的,一定要悬挂,因为怕叠放久了,印号的折痕会折断。光悬挂还不行,至于有些年代久了,或者当年穿着频率高的比赛服,要么囿于丝网印刷方式,号码慢慢都“吃进”衣服面料里,要么号码都洗没了,只剩痕迹,也只能“原汁原味”的那样。

白杨说,他心里总有一种自己赋予自己的责任感,觉得每家俱乐部都应该有自己的博物馆,可是馆藏,却不是哪天想到筹建时,现成就有的,他现在收藏这些“落场版”,总想着是在为将来的博物馆馆藏做先期保管员。(记者 顾颖)

针对近期有媒体报道天津市鱼塘乱用药等问题,市农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前两季度天津市产地水产品抽检合格率均为100%,第三季度抽检合格率为99.9%。经调查,不存在滥用违禁药问题,市民可以放心食用。【详细】

天津近日开启了二次调控,从住宅用地出让、商品房上市管理及住房信贷等方面进行管理。专家表示,今年以来,天津楼市快速升温,量价增幅明显,此次调控政策的加码,对市场将起到一定的降温作用,房地产市场有望平稳运行。【详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palomitaclothing.com/,天津天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