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底,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公众号推文将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权健”)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并引发一系列地震式的连锁反应。记者走访位于广州的权健广东分公司发现早已人去楼空,而作为代理商之一的广州市凯斯迈贸易有限公司所经营的权健门店也已撤下牌照,处于停业状态。经由此前相关媒体报道和公开资料显示,这不是权健第一次遭遇舆论危机与调查处罚,但都能“逢凶化吉”。这次,看似已无可能起死会生“百亿帝国”又能否再次做到全身而退?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展开立案侦查。截至1月7日,已对包括束昱辉在内(权健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目前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

记者于近日走访权健广东分公司发现,公司的大门紧闭,门上贴有“分公司搬迁中,暂不对外营业”的告示。记者查阅公告得知,1月6日,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权健公司正式发布处理通报,称权健在广东省内申请的直销区域为广州市和佛山市,因服务网点尚未经过商务部备案,故该公司在广东省不能开展直销经营业务。广州市工商局对权健广东分公司进行了行政约谈和现场检查,责成该公司立即自查整改、暂时停止营业并妥善处理消费者退换货,分公司目前处于停业整顿状态。

记者随即走访权健的广东代理商之一广州市凯斯迈贸易有限公司所经营的权健门店,发现门店也早已人去楼空,门口仍挂有写着“权健:世界中西互补治肿瘤领导者,给我信任、还你奇迹”标语的权健全国特大型肿瘤医院分布图,以及“八卦健康仪”和被用纸皮箱遮盖的“骨正基”宣传海报,同时,大门也贴着广东省食安办等相关单位联合出台的“严厉整治食品、保健品欺诈和虚假宣传”海报。记者尝试拨打由天眼查资料公开的该代理商法定代表人的手机号码,但未能成功接通。

据公开资料显示,权健天津总部宣布放假;肿瘤医院停止;长沙市工商局已要求权健长沙公司停止一切经营活动;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正在全面排查权健公司;其他分散于各省市的分公司处于停业或遭遇检查、约谈状态。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备案信息显示,权健在全国共拥有10家分公司,分别位于天津、四川、浙江、湖南、辽宁、山东、江苏、广东、河北、北京。

据公开信息显示,束昱辉于2015年投资金财互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530,以下简称 “金财互联”),并成为实际控制人。2018年12月29日,金财互联发布名为《关于与权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束昱辉先生关系说明的公告》的公告以撇清公司与权健和束昱辉的关系。1月8日,金财互联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进行了更名,由“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权健东润),变更为“江苏东润金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是此次刑拘权健内部人员所涉嫌的两大罪名。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公开资料显示,权健在2013年8月批准持有直销牌照,共设10个分支机构、23个服务网点,直销产品有3类40种,登记在册的直销培训员有8人。

权健曾在自媒体质疑其涉嫌传销时回应称“权健是国家政府机构颁发直销牌照的合法企业”。有相关法律人士称,企业获取《直销经营许可证》仅说明该企业可从事直销,但这并非是区分传销与直销的依据。

记者在一篇由“全球奖金制度分析”公众号发表的名为“权健直销奖金制度分析”的文章和“权健传销手段揭秘QQ群”所流传一份的“权健内部文件”中得知,权健公司的直销市场制度为“双轨制”,并设立“推广奖”(“对碰奖”)、“培育奖”、“上下合作奖”、“销售奖”、“卓越奖”、“管理奖”、“福利奖”等若干奖项。

这里的直销市场制度(指直销企业的分配方案或奖励办法)是直销企业进行市场运作的游戏规则。据公开资料显示,多层次的直销制度根据奖金分配所设置的结构可大致划分为以下五大类型:级差制(代表企业:Amway安利公司)、矩阵制(代表企业:Melaleuca美乐家)、双轨制(代表企业USANA优莎娜)、T90制度和混合式制度。

其中,双轨制是指利用两条线来发展销售网络,当两条线发展到一定规模并产生一定的业绩量时,上线便可领取奖金,但这种制度同时要求两条线的发展要平衡(人数平衡或业绩量平衡),否则很难获取奖金。

图1 双轨制示意图:量子思维传媒据公开资料整理绘制,双轨制无层数限制且可无限复制

有相关人士称,在双轨制中,以人数平衡为基础的双轨制,新人只需在加入时购买一定数量的产品,以后的工作就是拉人布线了,但容易造成空网导致崩盘;以业绩平衡为基础的双轨制,不仅对上线的个人销售业绩有要求,而且要求两条下线的整体业绩均须达到一定标准后方可获取奖金。上线为获取奖金,不得不替下线做推荐和销售,使得一些人不劳而获。同时由于总奖金拨出率的限制,多劳的人无法多得,最终伤害了他们的展业热情。

权健除产品质量遭遇诟病外,关于网上“权健骗钱”的内部危机也正在爆发,这与制度所带来的直销员囤货与高昂加盟费问题有关。据介绍,在双轨制中,因直销团队的每周收入有封顶限制,且为避免团队出现崩盘现象,故中高层的收入难以持续上涨,制度对中高级业务人员的吸引力降低,“短线操作”的心态强。直销员进行大量囤货计划售出以图迅速提升层级以及获得更低的提货价格,从而扩大自己的营收空间。

图2 数据来源:“全球奖金制度分析”公众号发表的名为《权健直销奖金制度分析》一文

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发布的“2015直销行业发展报告”中显示,直销员人均销售额8235元,人均销售收入1183元。其中,年销售额1万元以下的直销员占直销员总数的89.72%,年销售额1万至10万元的占9.92%,年销售额10万元以上的占0.35%

对于权健遭立案侦查的另一罪名虚假广告罪,2015年起实施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保健食品》中对保健食品的宣传限制是“可以宣传功能但不能宣传疗效”,同时,有相关法律人士称,结合权健案件,如果其广告宣传将它的不能治病的产品进行了“能治病”的宣传,显然涉嫌虚假广告罪。

有相关人士称,在以往涉及权健涉嫌传销的民事案件中,权健能做到每每全身而退,多是由于找到了经销商作为“挡箭牌”,这是因为在我国的民事案件审判中,多数采用“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

在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2月21日公布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3条规定中指出上述证明标准的明确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

然而大部分的传销参与者极难拿出切实有效的证据(证明谁是组织或领导者的证据)来指正,因此加剧工商部门及公安机关调查取证的难度。

权健的倒塌令人不禁想起此前的“鸿茅药酒”事件。一年过后,公众早已转移对鸿茅药酒的视线,一切看似恢复平静。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 年 12 月 6 日,鸿茅药酒在《内蒙古日报》公示的优秀民企拟表彰名单中,并且以15.19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 2018 年度内蒙古百强品牌榜第 41 位。而这次风波过后,权健是会就此“谢幕”或是卷土重来,只能待市场与时间来检验。(文章来源:投资者报)

近日,有自媒体发文称“探访北京权健门店:藏身居民区,暗中仍经营”。根据文章中的线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立即组织朝阳区、丰台区工商、食药监等部门,对文章中披露的场所迅速开展了现场检查。

在该文章中披露的朝阳区十里堡路的权健自然医学调理中心,检查人员未发现现场从事火疗经营行为,但发现理疗床4张。经询问,现场负责人称没有办理营业执照。检查人员随即对理疗床予以扣留,后续将对该场所涉嫌无照经营行为依法进行调查处理。

在该文章中披露的丰台区木樨园定安西里和翠林二里两个场所,未发现在现场开展经营活动。丰台区工商、食药监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对上述场所的监控和检查力度,如果发现违法经营行为,将依法予以调查处理。

下一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将在前期摸排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对权健公司在京经销商、网点和商品情况进行深入排查,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同时,按照市场监管总局等十三部委《关于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的通知》要求,对北京市“保健”领域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整治,对虚假宣传、传销、违规直销等违法行为依法查处。(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